01. 前後桌

 

  「好過分!!森山前輩太過分了!!」

 

  黃瀨涼太不滿的抱怨著,眼角含著淚的表情要說多滑稽就有多滑稽,而一旁一臉幸災樂禍表情的森山由孝倒是十分大方的將自己的手搭上一直坐在一旁一句話都不吭聲的笠松幸男的肩上,不過這舉動又惹得一直心裡不平衡的某人再次大呼小叫了起來。

  「阿~~~,森山前輩快把你那萬惡的手移開前輩的肩膀啦!!!!」

 

  「吵死了!不過就是教室的前後桌而已,為什麼這件事你也要鬧騰!」最後是忍耐限度薄弱的笠松幸男君的怒吼聲。

 

  「我也想和前輩坐前後桌啦!!!!!」

  「好了,休息時間結束。都給我滾回去練習。」

  「前輩───!」

 

  一年級的黃瀨涼太君,似乎還有很多自己看不透的事情阿,你看,你都沒發現你們家隊長的嘴角上揚到某一種境界了嗎。

 

02. 走廊拐角

 

  「噢?前輩。」

 

  放課後的走廊拐角,沉淪在自己世界冥想的黃瀨涼太與正要去圖書館的笠松幸男巧遇著。

  西曬的陽光輕巧的撒落在面前人的身上,形成一層薄膜圍繞在他身邊,那模樣溫柔得讓黃瀨涼太離不開雙眼。

 

  「這時間你怎麼還不回去,今天社團並沒有練習吧。」似乎有些納悶為何對方在這時間還會留在學校裡頭,畢竟是個除了打籃球之外眼前的傢伙還是身兼著模特兒的工作。

  「今天也沒有工作呢。前輩現在是要去讀書嗎?」微微笑著,黃瀨涼太輕快的問著,心情似乎很好。

  「不像你阿,悠悠哉哉的一年級後輩。」語畢,便繞過他繼續向前。

 

  「吶,前輩我陪你一起唸書吧,然後再一起回家去。」隨後便是黃瀨涼太轉身過後追上的背影。

  「為什麼阿,每次讀到後來都是在教你,我根本就唸不到書了。」

 

  最後是一搭一唱的兩道逐漸走遠的影子散落在走廊地板上,那氣氛,溫和美好從容不迫。

 

03. 夏與蟬與風鈴

 

  「我們去吃冰吧。」

 

  夏天的風輕輕吹過,溫熱的吹拂過臉頰,伴隨著的是笠松幸男一慣簡潔有力的聲音混雜著樹幹上知了的蟬聲傳入了耳中,隨後換來的是黃瀨涼太不只一次的驚呼聲。

 

  「好開心阿,是前輩請吃的冰呢。」咬著嘴裡的湯匙,一臉幸福模樣的黃瀨涼太雀躍的說著。

  「你還是快吃吧,不然就都要融化光了。」而笠松幸男只是懶懶散散的一口接著一口的消滅著自己面前的那一碗冰。

 

  「懶懶散散的前輩也好可愛。」

  「說什麼傻話,你就好好享受這短暫的外出時間吧,回去後可是要嚴格訓練的。」

  「笠松前輩果然是魔鬼。」

  「是、是,全隊的人都知道我是魔鬼的不是嗎?」最後是黃瀨涼太那一如往常的撒嬌模式死皮賴臉的哀求著不要訓練加倍。

 

 

  「太過分了,那兩個人!」一旁的森山由孝憤恨的咬著口中的湯匙,怨恨的望著隔壁桌看似打情罵俏的笠松幸男與黃瀨涼太。

  「哈哈這不是很好嗎,能和和平平的時間有就只有現在了不是嗎?」小堀浩志到是不以為意微笑的說著,「今天的天氣真的是非常的好呢。」

  抬起頭看著掛在店門口的風鈴,一陣清風吹過叮噹作響。

 

04.

 

  下著雨,笠松幸男與黃瀨涼太肩並肩的站在體育館外頭等待著雨勢變小。

 

  「前輩你聽過彩虹的故事嗎?」沒頭沒尾的,黃瀨涼太似是覺得無聊了於是開口。

  「現在是沒話題聊了所以硬是想要找話題聊了是這樣嗎?」而對於思緒被打斷的笠松幸男倒是冷冷淡淡的隨便答應著。

  「前輩好過分呢,才不是那樣。」做作的抹了一把眼淚,可黃瀨涼太的語調卻與動作截然相反,「不過前輩你一定不知道的吧,彩虹除了霓與虹之外,還有另外一種噢。」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他故做神秘的說著。

 

  「等等,前輩你不要走啦。」發現到談話的對方似乎對於話題沒什麼興趣而離去的身影,黃瀨涼太感受到的是些許的錯愕還有滿滿的無奈以及欲哭無淚。

 

  「在你顧著說廢話的時候雨早就停了。」絲毫不受在後頭吵鬧的少年所影響,笠松幸男仍舊是邁著步伐向前走的動作。

  「還有你說的另一種,是指這個吧。」指節分明的食指指著天空,他微微側過身望向身後的少年如此說著。

 

  而順著笠松幸男那修長的手指往上看去,一道純白的虹橋懸掛在上頭,在暖色系的天空下顯得特別溫暖人心,就仿若那走在自己前頭看似冷淡但其實很照顧自己的前輩一樣,特別讓人被感溫馨。

 

  「不要瞧不起多活了你兩年的人了阿,笨蛋,我會不知道嗎。」隨後傳入黃瀨涼太耳中的,是笠松幸男輕笑的聲音還有他那堅毅不拔的背影走在前頭,讓他目不轉睛的忘了自己,回神後才發現自己的臉頰似乎正微微的發燙著。

 

  「唔,可惡,前輩真的是太帥氣了。」

 

 

  ※白虹,又稱霧虹。與一般彩虹相比,霧虹的水氣顆粒極小,無法反射光線顏色,因此完全是白色的。

 

05. 車站月台

 

  上行月台與下行月台,意味著兩條截然不同方向旅程,就彷彿此刻的笠松幸男與黃瀨涼太一般,走在不同道路上的兩個人。

  還是才剛入部不久的黃瀨涼太,因著工作行程而請假沒去部活練習卻因為種種奇奇怪怪的理由必須自己搭車回家的人氣模特,有些哀怨的站在月台上等著回家列車。

  雖稱不上是特別晚,但也已經不是普通學生會在街上閒晃的時間,於是閒得發慌的黃瀨涼太在人煙稀少的對面月台上發現了似乎是自己隊上的主將──笠松幸男,穿著制服背著球袋,看來是剛練習完不久正打算回家的樣子。

  而對方似乎也發現了站在這頭的自己,在視線對上的那瞬間黃瀨涼太幾乎是本能的掛上了自己職業的微笑,順帶揮了揮手以示招呼,可對方似乎不太領情的只回贈了他一個大白眼。

 

  「真過分,前輩還是一樣那麼嚴肅。」微微的噘起嘴,他小聲的抱怨著,然後看著對向的列車遮蔽了自己的視線,隨後便是自己所搭乘的列車也進了站。

  「嗯?」剛找好位置坐下的黃瀨涼太發現自己的手機收到了封訊息,「啊,是前輩。」

 

  『已經很晚了,沒事就趕快回家,還有下次再翹部活就踹了你。』

 

  最後,車廂內的其他旅客彷彿都心有靈犀似的有意無意避開著那有著帥氣臉孔但卻看著手機傻笑的奇怪金髮少年。

 

06. 雨中的紫陽花

 

  黃瀨涼太緩緩的睜開雙眼時便是那樣一副畫面,雨中的紫陽花還有陪伴在自己身邊的笠松幸男。

  「咦?怎麼了,我這是……」似乎是還未回過神來,黃瀨涼太有些疲憊的語氣緩緩自他身邊擴散開來。

  「練習的途中你暈倒了,真是的,不舒服的話一開始就要講阿,想嚇死所有人嗎。」帶著責備的語調,笠松幸男緩慢的一字一句說著,似是憤怒可卻又不是。

  「抱歉讓大家擔心了。」眼神黯淡了下來,那不是他希望的樣子,只是想讓海常贏球的願望越是逐漸增加,黃瀨涼太便越是奮不顧身的加緊練習,而這次,似乎就是練習過度帶來的短暫貧血吧。

 

  「知道你在著急什麼,但不要拼過頭了,這個隊伍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在奮戰而已,你可以再多依賴我們一點。」

  笠松幸男輕柔的撫著黃瀨涼太柔軟的金黃色髮絲,安撫似的,一點一點傳遞著的力道與平和的口吻不自覺得令黃瀨涼太覺得眼眶酸澀。

 

  「可是前輩,我想和你們一起贏球。」咬著牙,讓自己的眼淚不要奪眶而出。

  「恩,所以好好休息也是必要的。在雨停之前我會陪著你的,你就好好休息吧。」

 

  持續著相同的動作,笠松幸男輕輕的拍著黃瀨涼太的頭,坐在走道上看著外頭的紫陽花在雨中堅強的綻放著。

 

07. 圖書館窗邊書架

 

  「嘖,可惡。」

  使勁的墊起腳尖伸長手臂,卻仍舊是碰不到那放在最高一層書架上的那本參考書,笠松幸男有些不悅的咋起舌,還好是位在最靠近窗邊的地方,不然要是被其他的同班生看見那他還真是無臉面對同學了,絕對會被取笑身為籃球校隊卻有拿不到最高書架上的書的八卦。

  就在內心決定放棄的時候眼前一道影子籠罩住自己,然後是一隻修長的手臂優雅的延伸著,最後輕而易舉的拿下了那本笠松幸男一直無法順利取下的那本罪魁禍首。

 

  「一直努力的想把書拿下來的前輩也好可愛。」

 

  原本想要道謝的心情在聽見對方說出這句話之後他果斷決定還是無視對方,連招呼也省略掉打算把剛才的事件當做沒有發生一樣。

  「太過分了前輩,不要無視我啦。」

  「圖書館內要輕聲細,黃瀨。」轉過身對著那位開始鬧騰的少年做了個安靜的手勢,儘管不是很情願,但受到了幫助就要好好的給與對方回應,緩緩的勾了勾嘴角,「還有,謝啦。」

  語畢,留下了最後的一句話,接著便拿著那本與他作對的書本頭也不回的朝著閱覽室的方向走去。

 

  「唔,可惡,前輩太犯規了。」懊惱得蹲下身抓亂了頭髮,情緒有點激動的黃瀨涼太拍了拍自己的微微發熱的臉頰,然後起身小跑步的往越走越遠的身影那頭跑去,嘴角上盡是愉快的笑容。

  「等等我,前輩。」

 

08. 素描簿

 

  「噢?看來擅長模仿的能力也能用在美術上阿。」

  「咦,前輩!!!」被毫無預警突然發出的聲音嚇了跳的黃瀨涼太,手一滑,為原本的畫作上增添了一筆違和。

  「看來功夫還不到家呢,如此經不起嚇。」

  「真是的,是前輩你突然發出聲音,這樣誰都會被嚇到的吧。」軟軟的抱怨著,然後拿起一旁的橡皮擦開始抹去那筆凌亂。

 

  「那、透明少年跟我,誰比較讓你吃驚。」突然間的話鋒一轉,被拿著素描簿少年稱做前輩的少年身子稍稍向前傾,頗有逼問的架勢。

  「前輩你這是在吃醋嗎?」對於對方突然改變的氣勢雖有一絲驚訝,但黃瀨涼太也只是輕輕一笑,饒有興致的陪著他周旋,「真是難得呢。」手輕撫上對方的臉頰上摩娑著,接著是逐漸拉近的距離。

  就在四片唇辦即將貼合之時,先相碰上的是彼此的額頭,而自相貼處傳遞過來的熱度不禁令黃瀨涼太的面色冷了下來,將對方擁入懷中汲取著他身上特有的味道,然後冷森的開了口。

 

  「森山前輩,你為什麼要放任發著燒的笠松前輩到處跑。」

 

  「是他看見你在這之後就不顧我的勸阻一定要來你這的,所以要怪請怪你自己吧,跟哥一點關係都沒有噢。」原本一直在不遠處等待的森山由孝直到被後輩點名後才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淡淡的答著。

  隨後又看了看因為自己的發話而發愣在那的人氣模特,森山由孝不禁在心中感嘆,要是被女粉絲們看見自己偶像這副蠢樣當真要心碎了阿。

  「好了,笠松,撒嬌夠了就跟哥去保健室睡覺。」語畢,便拉起一直賴在黃瀨涼太懷裡生著病的笠松幸男。

 

  「可惡,怎麼可以讓森山前輩占盡便宜呢。」看著逐漸走遠了的兩個身影,於是心有不甘的黃瀨涼太匆匆收拾好身邊的素描簿後抬起腳步後一步步的跟上,「森山前輩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吧。」

 

09. 碎花窗簾

  人聲嘈雜的家具賣場裡,有著一頭燦金色頭髮的少年性致高昂的拉著一臉不情願的黑髮少年在寫著布料織品部門的區域挑東挑西。金髮少年在面對窗簾桿上掛著琳瑯滿目的花色有些猶豫,認真的審視著上頭的每一個花色,苦惱著。

 

  「是說,為什麼我家的窗簾是你來選花色阿。」不耐煩的抓了抓頭髮,打從走進賣場後他就覺得全身不對勁,完全就是一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感覺。

  何況眼前的傢伙是時常出現在時尚雜誌上的知名模特,就這麼毫不掩飾大辣辣的出現在公共場合這樣合理嗎?還有為什麼他就是沒有發現那些注目著他的目光,不覺得有些熱切過頭了嗎?

  光是站在他身邊就已經覺得要被那些目光給看穿了何況是那個萬眾矚目的焦點,神經粗也不是這樣的吧。

 

  「這樣即使我不在,前輩在家只要看見窗簾就可以想到我了阿。」

 

  聽見對方如此不要臉的說出這種話來,臉上甚至還是一臉興致勃勃的模樣就足夠讓笠松渾身發麻起來。

  果然不該告訴他今天要出門挑選生活日用品還有一些室內裝潢需要的必需品。「太可怕了,給我住手。」

 

  「好,決定了,就選這個。」黃瀨涼太伸出手拉出了看來看去後最順眼的暖色系碎花窗簾,笑的一臉盪漾的做出了最後的決定。「唉,好痛。」

 

  果不其然,遭到了駁回。

 

10. 蟲鳴

  「前輩怎麼不去和大家一起?」

 

  直到這清亮的呼聲傳入耳中後才斷了一直在胡亂思索的腦袋,笠松幸男偏過頭往聲音來源望去,是黃瀨涼太一副儼然才剛沐浴完甚至身上還掛著條毛巾頭髮也還滴著水的模樣朝自己所在的簷廊上走來。

  「你要是知道他們在幹嘛,就會知道我這麼做是明智的選擇。」

  僅僅是望了一眼那個在夜晚看去仍舊是金燦燦的身影,笠松幸男收回視線再次看向那一片漆黑的樹林中,見狀,黃瀨涼太便也隨之望去,卻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無奈的在他身邊坐下。

  周遭的一切都很安靜,靜下心來仔細聆聽,聲聲蟲鳴此起彼落,儘管音量不大可卻讓人舒心,著實令人感到放鬆,而經過這幾天高強度訓練的身體正好可以在此刻休息下。

 

  「吶、前輩,我不會再輸了。」突然間的,黃瀨涼太緩緩說著,語氣無比認真的對著坐在一旁自方才短暫交談後便再無任何言語的笠松幸男傾訴著自己此刻的想法,「絕對不會。」

 

  「是嗎,那我就是目以待了。」最後看見聽見的,是笠松幸男的微笑還有耳邊綿延不絕的清脆蟲鳴聲聲入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花愚 的頭像
笑花愚

剎那間,愛情不攀也不再鮮艷

笑花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自然語
  • 笠松前輩的反差萌!!
    看動畫只覺得他很有威嚴 對黃瀨很嚴格但又很信賴他!
    這感覺很棒啊!
    然後黃瀨真的好煩!! XDDDD
  • 不瞞妳說笠松我本命阿wwww 雖然黑籃中我本命好像很多(咦)
    他可是我們超超超相信黃瀨的海常主將阿 尤其在桐皇戰後對黃瀨伸出手的松前輩完全打中我的心

    所以還是把我們黃瀨寫成煩人精了嗎www 但我覺得他這樣很可愛阿 哈哈

    笑花愚 於 2015/06/23 22:01 回覆